邪教受害者之家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 二維碼 294
發表時間:2017-10-05 20:23來源:新華網


2015年8月26日,江蘇省泰州市高港區一個普通飯店里,燈火通明,賓朋滿座,一對新人的婚宴正在舉行。

然而,這并不是一場普通的婚宴,一個因“全能神”組織的介入導致破碎的家庭,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幫助下,再次走到一起,大家相聚在此,共同見證著這個家庭的新生。

家破碎

我叫楊正飛,今年33歲,江蘇省泰州市寺巷鎮人。

曾幾何時,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我深愛我的妻子,我們共同撫育了一對可愛的兒女。但這一切,隨著妻子的離開而煙消云散,2014年,妻子突然提出離婚,她什么都不要,凈身出戶。

我只知道,導致這一切的,是“全能神”。

從泰州大橋向長江北大約10來分鐘車程,有一座美麗的江邊小鎮,楊正飛的家就在這里。楊正飛是一個老實本分的男人,不抽煙,不酗酒,更不賭博,靠著勤奮打拼,開了一家汽修廠。

2007年,楊正飛結識了后來的妻子--周敏,兩個勤勞的年輕人很快組成了家庭,次年,他們收獲了愛情的結晶,美麗可愛的女兒來到人間,三年后,家庭的長子呱呱墜地。在周圍人的眼里,這是一個何等完美的幸福家庭。

關于妻子的離開,楊正飛至今仍感到茫然,對邪教知之甚少的他,雖知道妻子因“全能神”而離婚,卻并不完全明白這三個字背后所隱藏的血與淚。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(妻子離開后,楊正飛既當爹又當媽,拉扯著一對兒女)

也正因如此,當初妻子參加“全能神”組織的時候,他沒有反對,反而在行動和資金上都支持她。然而信任和支持并沒有帶來好的結果,妻子信了全能神以后就完全變了一個人,家里面什么事情都不管,孩子都怕她,最終妻子提出離婚。

楊正飛幾次努力挽救婚姻,妻子執意要分,甚至愿意凈身出戶。萬般無奈之下,楊正飛只能放手。

如今,這座楊正飛幾年打拼才建起的大房子,因女主人的離去,少了幾分生氣,多了一縷頹唐。

補心裂

我叫周德勤,今年59歲,江蘇省高港區大泗鎮人。

記得哪部電影里曾說過,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心魔。我不在乎我曾有過怎樣的心魔,我只知道我現在的心魔,是我的女兒。我的女兒病了,她也有自己的心魔,如果放任不管,我能預見她將來的命運是何等凄涼。

我要拯救我的女兒。

曾幾何時,周德勤也是親戚鄰里公認的“福爹爹”,家境殷實,兒女雙全,到得老來,又是孫輩滿堂。這一切,卻因為女兒的婚變,變得支離破碎。

2015年8月,周敏因參加全能神組織非法聚會,被當地群眾舉報,后被警方送回老家。因不愿面對家人,周敏找了一家小旅店暫時安住。

在接到警方電話之前,周德勤已經有一年多沒見過自己的女兒。他一方面欣喜于得到女兒的消息,一方面又擔心女兒吃官司,在得知女兒在某旅店居住的確切消息后,他第一時間趕了過去。

父親的出現并沒有讓周敏感動,簡單的寒暄后,她就吃著父親離開。但女兒的冷淡反而堅定了周德勤挽救女兒的信念,接下來幾天,周德勤咨詢過心理醫生,拜訪了教堂牧師,在多方幫助下,他找到了當地的幾名反邪教志愿者。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(老周邀請反邪專家共商對策)

為破除女兒心魔,周德勤多次邀請反邪教志愿者,共商救女大計。進過大家仔細分析,周德勤認為女兒參加“全能神”,起初是因為坐月子生病,后來是因為覺得家庭束縛,想追求自由,就選擇離婚。其實這是大多數已婚人士都會有的心理狀態,只是女兒心中沒能調適好,被放大了。

就這樣,在周德勤的不懈努力下,在社會各界的共同幫助下。經過十來天與其女兒的溝通、交心和辯論,周敏那顆對“全能神”的虔誠之心終于被破開了一道縫隙。

挽天倫

我叫楊柳,今年7歲,明年我就要上小學了。

我現在和爸爸在一起生活,幼兒園放學的時候,別的同學都是媽媽來帶,而在外面接我的永遠只有爸爸。我還有一個弟弟,今年4歲,那天我問他,還記不記得媽媽,弟弟搖頭。我想要媽媽。

對于一個母愛缺失的7歲小女孩來講,其內心無疑是敏感而又脆弱的,對母親的感官也必然是五味雜陳的。但當問及是否希望母親回家這一問題時,小楊柳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。

2015年8月18日,周敏的前夫楊正飛帶著孩子來看望周敏,希望能換回周敏的母性,重回家庭。

多年的親情缺失,骨肉分離,讓周敏不敢去面對過去的人和事,也不敢去思考自己的未來。當前夫和兒女順理成章卻又突如其來出現在面前時,周敏還是感到難以面對,只能轉身背對。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(從不敢面對到親密無間,轉變只在一瞬間,母親和孩子之間,就是那么簡單)

另一方面,孩子也對面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母親,感到無所適從。最后還是在父親的鼓勵下,孩子才來到母親身邊。

但人類的親情畢竟是沉于血液之中的天性,很快,母親和兩個孩子就笑語晏晏、親密無間。所有的障礙,在這一刻都不復存在,一切都似乎那么的理所當然!

鏡重圓

我叫周敏,1984年出生。

我曾經瘋狂的崇拜一個全能的“神”。2014年,當組織要我到外地“做工”,我毫無猶豫的選擇離婚,用和家庭的一刀兩斷來向“神”表忠心。

然而,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,我忽然發現,這一走也許就是永別,曾經的父母、孩子、親友將再也回不去了,這一刻,我退縮了。我沒有遠離,而是像孤魂野鬼一樣游離在家鄉的周圍地區。

在大家的幫助下,我有了再次選擇的機會,這一次我選擇了放棄“神”,重拾了普通人的幸福。

閑暇時,我仍然會想起那些曾朝夕相處的“神家姊妹”。人畢竟是有感情的,多年相處,我深深的知道,她們大多是和我一樣的普通人。為了“神”,她們有的離了婚,有的和家人關系緊張。

她們的未來,又會怎樣呢?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(楊正飛和周敏領取結婚證現場)

走近受害者:破鏡重圓的“全能神”家庭(圖)

(幸福感再次降臨這一家四口)

2015年8月20日,周四,農歷七月初七,小雨。

再惡劣的天氣也阻擋不了這個家庭重圓的腳步了。當天下午,楊正飛和周敏來到當地民政部門,辦理了婚姻登記手續,這個飽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毒害的家庭,如今又黏合到一起,走上正軌,再次邂逅幸福。



微博QQ
 
 
關注微博共同反邪